咨询客服

QQ-123450

好友新闻

平台服务 QQ-123450

外甥维权反被打,舅舅求助警察却被拘

浏览次数:    时间:2017-04-13

湖南省娄底双峰男子朱永岭,因自家农田“被人非法占用”,在前去遏止的过程中,他反被打致骨折还被喷红漆“杀”字要挟。
 
迫不得已之下,朱永岭拜托父亲和舅舅罗忠信前去当地公安局求助,罗忠信却在“没有任何过激行为”的状况下被警方拽倒在地并被拘留。
 
往常,朱永岭将一切的希望都放在了法院二审的一纸判决中,“我舅舅的公允,我一定帮他讨回”。
 
 
 
男子土地被占用,维权反被殴打
 
 
 
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在娄底市工作的朱永岭每隔一周就要往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跑一趟,他想尽快晓得“官司到底怎样样”了。
 
这场官司的被告方并非个人,而是双峰县公安局。
 
4月1日下午,娄底市双峰县。朱永岭与舅舅罗忠信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遭遇。
 
朱永岭今年30岁,老家在双峰县印塘乡梅子坳村。由于其父母文化水平低,加上家里经济条件普通,不断在家务农。但是就在去年,其父母赖以生存的经济命脉呈现了猛烈的变故。
 
朱永岭说,早在2014年,双峰县加多贝食品有限公司因建厂房违法占用他家的局部农田和宅基地。两年过后,状况愈演愈烈。去年6月13日下午,双峰县加多贝食品有限公司雇佣挖机在挖土填土扩建厂房期间,再次非法占用了朱永岭家的根本农田,并招致多处庄稼严重受损。
 
“当天,我得知状况后立刻向印塘乡疆土所告发,工作人员来到现场理解状况后,当场给这家公司发放了责令停工通知书。”但让朱永岭始料不及的是,次日上午,该公司雇佣的挖机仍在农田上挖土作业。
 
朱永岭见状便立马向双峰县疆土局告发,随后单独一人去遏止占田行为。
 
朱永岭说:“当我站在挖机前阻拦挖机继续施工时,公司老板贺楷龙的叔叔贺安阳就过来强行拉开我,一旁的贺楷龙也用拳头朝我头部、脸部打了几拳。顿时,我就觉得本人的左眼睛睁不开了,痛得直流眼泪,嘴巴、鼻子都流了血。”
 
依照朱永岭的说法,在案发数小时后,印塘乡派出所民警才向贺楷龙问话调查,几天后才来给本人做笔录。
 
与此同时,被打伤的朱永岭直到被送进医院后,才晓得本人“左眼眶下壁骨折,多处软组织挫伤……”,后来,当地医疗审定机构对朱永岭的伤势审定为重伤二级。
 
朱永岭事后发现:“有立功前科的贺楷龙打了我,只被警方拘留了5天,并在没有采取任何强迫措施的状况下被释放了。”
 
对此,朱永岭再三表示,不同意调解并激烈请求依法处置。
 
朱永岭说,他还和父亲朱继余屡次到娄底市公安局、双峰县公安局、双峰县政法委等单位、部门停止信访,但结果并未有太大转变。
 
此外,其间一场突发事情更让朱永岭一家人心惶惶。“去年7月12日,我停在家门口的面包车忽然被人用红色油漆喷上一个‘杀’字,到了晚上,还屡次看到有人在我家左近彷徨转悠。”
 
7月18日,朱永岭拜托父亲朱继余和69岁的舅舅罗忠信一同去双峰县公安局寻求协助。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让朱永岭一家人始料不及的事情发作了。
 
 
 
舅舅向警方求助,竟被打被拘
 
 
 
4月1日,罗忠信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回想,去年7月18日上午,他和朱继余找到了双峰县公安局局长黄祥光,对方在听完他的诉求后,当即在他们带去的资料上指示签字。“我们担忧派出一切些指导可能会再次推脱,便恳求黄局长再盖个章,但黄局长由于急着开会,没来得及盖章就分开了。”罗忠信说,他当时想等会议完毕再盖完章就分开,为了不把办公场所弄脏,他还特意脱下鞋子,打起了赤脚。
 
不久后,几名身穿警服或黑色短袖的人上楼了。
 
“其中一个50岁左右的便衣男子刚一走进来就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叫什么?是哪里的?有什么事情?局长都给你指示了,还要怎样样?快下楼,不下去等下要吃亏的!’”罗忠信当即回了句“你人形麻屁样”。
 
依照罗忠信的解释,本人随口说出的这句双峰县方言并不算辱骂,“假如用普通话解释,就是‘你有什么了不起’”!
 
可正是由于这句话,双方矛盾晋级。
 
几名男子请求罗忠信、朱继余到一楼去谈。朱继余当即称,他担忧下楼后不会有人再理睬,并一再表示“黄局长来后,我们马上走”,“我们肯定不会影响办公”。随后,朱继余发现,之前县公安局局长黄祥光的指示签字也不见了,他对在场穿了警服的民警说:“如今愈加没得底了。”
 
罗忠信说,在经过长达二十多分钟的理论后,本来同意下楼的他站起来说了几句话,忽然,站在一旁的便衣男子猛地将他拽倒在地。
 
在罗忠信提供的一段视频中,当时打着赤脚、坐在沙发上的罗忠信面对几名身穿警服和T恤的人员,以平和的语气停止交谈。
 
随后,罗忠信被几名民警抓着手脚抬到一楼,并在一楼水泥地上被倒拖十余米。最后,罗忠信被戴上手铐并遭到了拘留处分,理由是“扰乱单位次序”。
 
“当时裤子全被磨破了。”罗忠信说。后来,前去拘留所接他的72岁村民刘长青还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透露,就在罗忠信拘留期满被释放当天,“他嘴里吐的痰还带有血丝”。
 
事后,罗忠信才理解到,将本人猛然拽倒在地的是双峰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彭志平。
 
最终,在屡次讨要说法无果后,去年8月9日,罗忠信将双峰县公安局告上法庭,恳求将打他的人依法处置。去年11月8日,该案在双峰县人民法院第9审讯庭开庭审理,罗忠信的诉讼恳求被驳回。
 
目前,罗忠信就本人被公安民警拽倒并被拘留一事已向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占地公司遭到疆土资源行政处分
 
 
 
自双峰加多贝食品有限公司因非法占地修建、扩建厂房被责令整改后,目前的状况怎样了?
 
对此,双峰县疆土资源局局长王中林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表示,关于该公司未经批准擅自由印塘乡梅子坳村毁坏耕地建槟榔厂一事,曾经停止立案调查,同时在政府门户网站上停止了公示。
 
王中林说:“依据我们的调查,这家公司因建立厂房和办公场所违法占用旱土455.7平方米,建立用地641平方米。我们已于今年1月上旬对该公司下达了‘疆土资源行政处分决议书’,请求该公司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15天内撤除、没收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备,并恢复土地原状。”
 
王中林同时表示,该公司目前并没有依照处分决议停止整改,由于该公司在收到处分决议后的6个月内可向双峰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所以,最早对其执行处分也要等到今年7月。“假如该公司逾期没有实行行政处分决议或不申请行政复议,也不提起诉讼,我们将依法申请法院强迫执行”。
 
那么,罗忠信被公安民警拽倒又被拘留,警方如何解释?乡镇派出所针对有立功前科的打人者只拘留数天就被释放的行为又能否合理呢?
 
针对以上问题,4月2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来到双峰县公安局。双峰县公安局政工科主任吴清辉表示,感激媒体对该事情的关注,不过,目前该案件曾经进入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二次审理阶段,在审讯结果出来前,暂时不承受任何采访,以免产生司法干扰之嫌,所以,等结果出来后,十分欢送媒体再来采访。
 
后续结果将如何,今日女报/凤网将继续关注。
 
 
 
律师说法
 
根据视频材料,民警涉嫌暴力执法
 
 
 
湖南天仁律师事务所律师孙金刚表示,人民警察只能够在执行拘留或抓捕立功嫌疑人的过程中,或者其他紧急状况下,才干运用最低限度的暴力。假如并非有运用暴力的必要,或者即使有运用暴力的必要,但是民警在执法过程中运用了超越必要限度的暴力,则属于违纪违法,以至属立功行为,受害人或受害人直系亲属或者其他知情者,能够将所持有的相关证据托付给当地检察机关,或者提供必要的线索,关于涉嫌违纪违法以至立功行为的民警提出控诉。
 
“从本案来看,假如罗忠信提供的视频影像内容属实,依据视频中罗忠信的行为举止,说话的语气或措辞来看,我以为他不存在扰乱单位次序、蓄意肇事的企图。”孙金刚说,依据《治安管理处分法》的相关规则,扰乱单位次序的行为主要包括在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内砸办公用具,破坏文件资料等。固然罗忠信有占领局长办公室的行为,但他并未致使机关工作不能正常运转,以至,罗忠信在最后还经工作人员劝止后同意离创办公室下楼。因而,仅从视频上看,民警涉嫌存在过度执法、暴力执法的行为。
 
孙金刚引见,公安机关在执法过程中,在并非有的确需求或必要的情形下,应当将执法过程公开,并承受社会监视,而公民面对涉嫌违纪违法,以至民警应用职务之便停止暴力执法的立功行为,也享有法定的告发权益。好友娱乐将持续为您报道
地址:好友娱乐影像志文化(北京)有限公司  QQ:123450  传真:+86-0000-96877
Copyright © 2015-2019 好友娱乐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好友娱乐好友娱乐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5005268号-1